探灵笔记手游官网|探灵笔记怨灵道具介绍
UUU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明文魁 > 一千兩百二十章 事故

一千兩百二十章 事故


    林延潮現在的處境就好比被擠在石縫中,兩邊都是巨石壓迫,容自己騰挪的空間很小很小。

    當時在毓德宮,三位大學士包括林延潮見到了皇長子,皇三子。對于大臣而言天子這樣的舉動,無疑有些將國儲托付給他們的意思,同時也給幾人畫了一個大大的命題。

    當時天子的言下之意是什么

    那就是皇長子,皇三子二人一并出閣讀書,但是這是權宜之計,朕最后還是會把皇位傳給皇長子的。但是在外臣面前,皇長子和皇三子同時出閣讀書,代表的是一樣的機會。

    這個問題就很大了,此事你知我知,但空口無憑誰信。身為天子你說話都可以賴賬,更何況你還沒一句實話,你耍我的怎么辦。自己不說,還要我一個大臣說,將來出什么問題鍋我背是吧。

    現在因為這個問題申時行被罵慘了,福建按察副使李琯彈劾申時行里就說,散布天子意圖易儲的謠言,圖謀擁立之功。

    而在另一個時空里,王錫爵被坑得更慘。

    王錫爵當時打算搞了一個三王并封,皇長子,皇三子還要捎帶上皇五子一起封王。

    此事一出,滿朝上下齊聲反對,王錫爵不得不迫于公論取消了這一打算。

    因此此事王錫爵名望大減,間接導致了他辭官歸里。到了萬歷二十九年,冊立東宮時,天子派人傳旨給王錫爵里面說。

    冊立朕志久定,但因激阻,故從延緩。知卿忠言至計,尚郁于懷,今已冊立

    大意就是說朕原來就是要封皇長子的,但是因為大臣們的反對,所以拖延至今。可惜你忠心耿耿替朕打算,但最后背了鍋,現在東宮已經冊立,寫信安慰你下。

    這話就很搞笑了,王錫爵都被人趕回家,天子寫信感激你替他背鍋。

    但是申時行,王錫爵去位,都有一個共同的原因,那就是身為首輔宰相,你是站在公論清議那邊,還是皇帝那邊。

    正如鄒元標提議的那般,若林延潮能從于公論,咱們就支持你入閣。

    天子也是屢屢暗示,而且這一次許國給自己打了小報告,他還給自己一個當面解釋的機會,甚至之前給了自己一張首輔可以坐的靠背連椅,其中用意不言而喻。

    林延潮面對兩難,唯有一個辦法。

    但見林延潮道:“啟稟陛下,國儲大事,臣不敢亂言。臣還是那句話,此事還請陛下親裁。”

    天子皺眉道:“以往你還與朕直言,怎么今日就不方便了。”

    天子揮了揮手將左右火者都是摒退道:“如此當說了吧”

    林延潮見火者退下后,仍是堅決地道:“啟稟陛下,當時臣是陛下肱股之臣,陛下親詢故而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而今臣身為陛下的禮部尚書,掌天下禮儀、祭祀、宴饗、貢舉之政令。若依禮法,祖宗家法,國本之事當立嫡以長,不以賢;立子以貴,不以長。此臣職責所在,其他不敢多言”

    天子氣道:“林卿”

    林延潮從椅子上起身躬身道:“臣實不敢多言,若陛下不允,臣請先辭去禮部尚書之位,再稟奏陛下”

    這話當年自己身為小臣時說說無妨,說好了天子龍顏大悅還能升了你的官。但現在身為禮部尚書,再言此事風險太大利益太小。

    至于求去,是明朝大臣慣用的套路。林延潮身為二品大員不辭官個十幾次,將來怎么好意思見人。

    天子見林延潮如此神色變了變,略有所思后卻是笑了笑。

    “林卿坐下說話,朕不再問了。”

    “臣謝陛下恩典。”

    林延潮這話第一次說得如此真心實意。

    林延潮方坐定,就見天子道:“朕近來讀史籍有所得,昔日林卿為日講官時給朕講史籍,今日朕要給林卿講一講。”

    “此臣之榮幸,不知陛下說得是哪段史籍”

    天子道:“武后傳國”

    林延潮當即知道天子葫蘆里賣得什么藥了。

    天子道:“武周以女子臨天下,雖非正統,但其事猶可借鑒。當時二武與中宗爭國本之事,朕私以為當時武后早欲立中宗為太子,但有武三思與中宗相難,則武后之位穩如泰山。”

    “林卿你來與朕說說武后的權術如何”

    林延潮心道天子的史學功底有長進啊,居然都可以與自己講故事了。

    歷史上武則天鎮壓了裴炎,徐敬業,程務挺等人后年事已高,當時面臨傳位給誰的問題。武承嗣、武三思謀求為太子向武后言,自古太子沒有異姓。狄仁杰與武后言,姑侄親近還是母子親近你的兒子李顯。

    據史書上說武則天很猶豫,在自己娘家人和太子之間搖擺不定,多虧了狄仁杰一席話這才下決心。

    其實內情是武則天根本沒有傳位武三思的意思,她故意利用武三思對于皇位的野心來平衡朝堂上的局勢。之后武后又將中宗的女兒嫁給武家,又殺了武攸暨的妻子,讓他娶其女太平公主,以為此舉能令武李兩家相安。但武后又擔心兩家作大,又讓張宗昌,張易之兄弟以控鶴府監視。

    這一系列的操作都是平衡。

    林延潮道:“臣以為武后雖是女子,但若權術不遜于李唐歷代帝王,正如陛下所言,武后從來沒有傳位給武三思的意思,而要傳給太子李顯,但此事一旦挑明,政局即會不穩,朝堂上擁立李家的官員就會到太子的一邊,所以她借用武三思,二張來平衡局勢,如此武后又傳位給李家,保證大權而不旁落。”

    天子撫掌笑著道:“正是如此。林卿繼續說。”

    林延潮道:“但是陛下,武后年少時與其母受盡娘家的虐待,后來流放了他的兩位兄長,至于武三思更多是利用。其實武后一生為了權位,不折手段,犧牲骨肉親情,最后武氏一門,以及二張的下場也不好。此還請陛下三思。”

    天子不以為然道:“此又不同。”

    “有何不同”

    二人的談話突然被一個女子的聲音打斷。

    帷帳后一個頭戴鳳冠的女子直接來到殿上。

    天子見此大驚失色,林延潮也是吃驚。天子與大臣在殿內談話,居然有人敢擅闖居然還入內打斷。

    這是誰也料想不到,簡直是出大事故了。

    但見這女子三十有許,容貌雖不美艷,甚至有些微胖,但是卻盛氣凌人。

    林延潮見了對方相貌,也是心底奇怪,這冠絕六宮的女子姿容也不算出色嘛,天子的喜好真是令人不敢恭維。

    “淑嬪”天子大驚失色下將對方還未封妃的名字叫了出來。

    “陛下你是要拿常洵當武三思嗎我們母子倆在你心底算是什么借用來平衡朝局嗎”

    但見這個女子飽含怒氣之余,轉而滿臉悲憤,聞之句句斷腸,詞詞心酸。

    天子也是嚇呆住了,這一刻他也是六神無主。

    林延潮見這一幕,當即道:“陛下,微臣先告退了”

    天子微微點頭。

    林延潮施禮后即是離殿。

    “站住”

    一個聲音從背后傳來,林延潮腳步未停,又聽對方厲聲道。

    “站住本宮命你站住你要逃嗎”

    居然不給走,林延潮也是微怒。

    林延潮站定腳步,轉過身來面對此人,對于這位女子朝中,后世風評他早聽說過了。他以為對方朝堂上的事即夠了,從未料到在此還要面對這個女子。

    這女子正是鄭貴妃,她看了林延潮一眼,然后對天子道,“陛下你與大臣商議國本之事,也要找個有膽色知禮數的臣子吧,哪里有見了本宮連參拜也不參拜就逃走的。”

    “朕明白,朕明白。皇貴妃先坐下說話。”天子扶著案支撐著身子,額上也是有汗。

    幾句話下林延潮已是明白這個女子的性格不由心想,皇帝是不是有病啊,后宮那么多溫良賢淑的女子你不去喜歡,非寵愛一個強勢如河東獅的女子,你這不是找虐嗎

    此刻林延潮正色道:“若是皇貴妃之命,臣當然不會走,但陛下方才已經允臣離開了,但臣要敢問一句,皇貴妃之令旨還要在圣旨之上嗎”

    鄭貴妃一愕,她沒料到林延潮居然知道她的身份,還敢頂撞她。

    “你你竟然在本宮面前如此放肆”鄭貴妃氣道。

    “林卿還不給皇貴妃賠罪”天子倒是很會轉移矛盾。

    林延潮心底大怒,一個深宮婦人何懼之有,你鄭貴妃比得上當年的李太后嗎

    當時張四維,申時行三位內閣大學士圍著李太后狂懟,在明朝任何外戚,后宮在文官的明前都是渣渣

    林延潮聞言彎下身子道:“不知皇貴妃在此,微臣失敬。這是臣的罪過,還請皇貴妃恕臣之罪”

    鄭貴妃聞言擺了擺手道:“本宮難得與你小臣計較。陛下方才的事”

    “啟稟陛下,”但見林延潮厲聲打斷鄭貴妃的話,直接對天子道:“陛下,臣要彈劾皇貴妃”

    “林卿你說什么”天子聞言當即大驚失色。

    而鄭貴妃也是一臉不可置信,頓時氣得渾身發抖。

    林延潮立在殿中,一字一句地道:“陛下,臣要彈劾皇貴妃”

手機上http://www.wlwks.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探灵笔记手游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