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灵笔记手游官网|探灵笔记怨灵道具介绍
UUU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娛樂玩童 > 第九三二章 餐廳再遇

第九三二章 餐廳再遇


    賭場希望賭客們沉迷在賭博中,忘記時間這種東西,所以賭場里是沒有任何鐘表類的東西去提示賭客們時間的。不過肖遙來賭場是玩算牌的,肯定不會沉迷到忘記時間。

    “這次下多少”一輪牌局結束之后,寶拉把玩著自己面前的籌碼,轉頭問肖遙道。

    “不下”肖遙將上一把荷官賠付的籌碼和自己下注籌碼都收到面前,對寶拉搖頭道,“該結束了,不玩了”

    “啊”寶拉明顯有些意猶未盡。

    “現在已經是下午一點了。”肖遙掏出手機看了看,又亮給寶拉看了一下手機上顯示的時間,“該吃午飯了,我餓了”

    “好吧,”寶拉點了點頭,問道,“這是不是意味著我們該分賬了”

    肖遙說的約定是兩人中其中一位離開這張賭桌結束。肖遙要去吃午飯,自然就是要離開這張賭桌,也就意味著兩人的約定要結束了。

    “是的”肖遙點頭。

    “好”寶拉開始動手清點和計算自己面前的籌碼。

    雖然有些意猶未盡,但寶拉并沒有什么負面情緒,因為從面前的籌碼情況看,她知道自己肯定是贏了,只是不知道具體贏了多少。

    肖遙沒有一直盯著看寶拉算籌碼,而是動手把自己面前的籌碼也整理了一下。以他的計算能力,他是知道兩人的籌碼金額有多少的,整理籌碼是為了一會兒兌換的時候方便賭場的工作人員。

    清點計算籌碼的工作很簡單,很快就有了結果。兩人的戰績,或者應該說是肖遙算牌的成果很不錯。

    “總共是十一萬四千”寶拉如約將八萬兩千的籌碼推給肖遙,“按照說好的,贏的部分我拿一半,三萬二,這些是你的,八萬二對嗎”

    “對”肖遙點頭,不客氣的收回了寶拉推過來的籌碼。

    “謝謝”寶拉拿著自己面前的三萬多籌碼道,“我從來沒有在賭場贏過這么多錢”

    “不客氣”肖遙笑笑。

    “賭場免費向顧客們提供食物,有專門的用餐區域。”寶拉給肖遙介紹道,“如果你還想繼續的話”

    “不不,”肖遙搖頭道,“我贏錢了,要吃一頓豐盛的午餐來獎勵自己”

    肖遙面前的籌碼有三十六萬三千四,本金二十萬,借給寶拉五萬,肖遙自己這邊是贏了二十一萬多。再加上寶拉推過來的,肖遙的總獲利是二十四萬多。賭場雖然免費提供食物,也有專門的用餐區,但免費的食物,再好也好不到哪里。

    “也是”寶拉理解肖遙的想法,接著又問道,“午餐之后,你還會來這里繼續玩嗎”

    “不會,至少今天應該不會再玩了”肖遙搖頭,“lv是一個很棒的城市,不只有賭場,我可不想把所有時間都花在賭場里。”

    算牌靠記憶和心算,耗費的腦力精力是很大的。肖遙已經玩了一個上午,而且是同時算兩個人的,這會兒也覺得有些累了。

    “你說你是第一次來賭場,那你也是的第一次來lv”寶拉問道。

    “是”肖遙點頭。

    “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可以做你的向導,帶你游覽lv”寶拉道。

    “你做我的向導”肖遙笑著問道。

    “我在lv生活很多年,對這座城市很熟悉,會是一個非常稱職的向導”寶拉舉了舉手上的籌碼道,“而且是免費的,算是你讓我贏錢的感謝”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隨意離開賭場”肖遙道。

    “為什么不能”寶拉道,“賭場又不會限制顧客的人身自由”

    “顧客當然不會,”肖遙道,“可你不是賭場的陪賭女郎嗎”

    “你怎么知道我是賭場的陪賭女郎”寶拉驚訝道。

    “因為你過來的時候身上沒有籌碼啊,”肖遙道,“看你的樣子,不像是在賭場里輸光了籌碼的賭徒。”

    “原來你早就知道”寶拉恍然,接著道,“但是,陪賭女郎不是服務生,沒有工作時間限制的。我可以離開,可以給你做向導。”

    “我不需要向導。”肖遙笑道,“不過如果你真的想感謝我,可以請我吃飯”

    雖然寶拉剛才在賭桌上表現得很配合,但肖遙是不可能帶著她在拉斯維加斯到處跑的。不過既然她說她對拉斯維加斯非常熟悉,肖遙覺得倒是可以從她那兒多了解一些拉斯維加斯。嚴柯他們那個算牌小組的人也是時不時來一次的游客,寶拉這種在賭場工作的本地人給肖遙介紹的拉斯維加斯的情況跟嚴柯他們應該是會有不一樣的地方的。

    一般情況下,當然是應該肖遙請人家吃飯來換取情報,但自己讓寶拉贏錢了,反過來讓她請自己吃飯也不是不可以的。

    “請你吃飯”寶拉稍微愣了愣,隨即笑道,“好啊,我應該做的不過請你等我一下,我要去拿我的包”

    “好,我去兌換籌碼的地方等你”肖遙點頭。

    賭場的籌碼有各種不同面值的。寶拉面前的籌碼都是大面額的,有兩千的、有五千的,最大甚至還有一萬的。三萬多的籌碼也就是十來枚,一手就拿走了。肖遙面前的籌碼有四十四萬多,數量就比較多了。

    寶拉轉身離開后,肖遙找荷官要了一個籌碼盒,將所有籌碼裝到盒子里,拿著去了兌換籌碼的地方。

    籌碼并不是不能帶離賭場,不過不同賭場的籌碼是不一樣的,肖遙打算明天換一間賭場玩,所以把四十多萬籌碼全都兌了。兌換籌碼可以刷卡,自然也可以轉賬。肖遙讓賭場轉賬四十四萬,零頭五千四則要求換成現金。

    寶拉的動作很快,而肖遙兌換籌碼有兩個要求,既要轉賬又要現金,稍微復雜一點,這邊肖遙還沒有兌完籌碼,寶拉就來了。

    來到籌碼兌換處的寶拉就肖遙在換籌碼,沒有往上湊,而是站在他身后一段距離等待。

    “你來了”肖遙兌完籌碼,收起卡和現金,轉身看到了后面等著的寶拉,笑著招呼道。

    “是”寶拉對肖遙道,“請稍等一下,請客是需要花錢的,我也需要把籌碼換掉”

    “請”肖遙擺手做了個請的手勢。

    剛才肖遙兌換籌碼的時候,寶拉沒有湊上來,現在寶拉去換籌碼,肖遙自然也是稍微往旁邊退了退。

    “先生,你好”一個穿著黑色襯衫的白人青年走到肖遙身邊,向肖遙遞出一張名片,“我叫查理”

    “嗯”肖遙有些不解的看著白人青年。

    “我是一位派對策劃,工作是組織派對”自稱查理的青年道,“如果你想要搞派對的話,我可以幫你。無論是場地、辣妹、酒水,甚至是一些助興的東西,我都可以提供,而且各自檔次都有”

    肖遙明白了,這家伙應該就是專門幫人搞派對的。有人在賭場里贏錢了,可能就會找各種娛樂方式花錢。他應該就是專門守在這里向那些贏錢的人推銷自己的服務的。肖遙過來的時候,手里端著的籌碼不少,一看就是贏錢的樣子,自然就被他給盯上了。

    “謝謝”肖遙伸手將他遞的名片接了過來,“我今天沒有這方面的需要。如果以后需要,我也許會聯系你”

    “嘿,我好了,我們走吧”寶拉走過來對肖遙道。

    “好的,明白了”查理看了寶拉一眼,很識趣的肖遙道,“祝你玩得開心”

    查理退開,肖遙和寶拉一起往賭場外走去。

    “查理是個很不錯的派對組織者,手里的各種資源都很不錯,”寶拉對肖遙道,“只是收費比較貴”

    “你認識”肖遙笑問道。

    “他經常在賭場尋找客戶。”寶拉道。

    “哦”肖遙點頭。

    “你打算找他幫你辦派對嗎”寶拉又問道。

    “應該不會”肖遙搖頭。

    “為什么”寶拉問道,“我看到你收下了他的名片。”

    “我不是派對動物,”肖遙笑道,“收下名片只是不想他繼續糾纏。”

    “哦,”寶拉點點頭,忽然伸出手道,“對了,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好,我叫寶拉.路易斯。”

    “yaoxiao”肖遙伸手跟她握了握。

    “那么,寶拉,你打算請我去哪里吃午飯呢”肖遙問道。

    “嗯~”寶拉想了一下,問道,“就去這間酒店的餐廳怎么樣這間酒店的餐廳是非常棒的”

    “好,聽你的”肖遙點頭。

    昨天在機場折騰了一番,尼基.湯普森到達酒店的時候,時間已經不算早了。尼基.湯普森坐了六個小時的飛機,在機場又折騰了一番,本來是很疲憊的,但得知被肖遙騙了之后,尼基.湯普森心里不爽,一直到凌晨才睡著。因此,她今天是一直睡到中午才起床。

    起床洗漱之后,饑腸轆轆的尼基.湯普森沒有叫客房服務,自己去了酒店的餐廳吃飯。

    尼基.湯普森進餐廳后選了個靠角落的位置,抬手叫來服務生點了餐,將菜單還給服務生的時候,正好看到餐廳門口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是他”尼基.湯普森心里一驚,抬手又將服務生手里的菜單拿了回來,“先點這些,麻煩菜單留給我再看看”

    尼基.湯普森看到的人,自然是昨天騙了她的肖遙。雖然尼基.湯普森的位置距離門口還有一段距離,但肖遙昨天跟她接觸的時間不短,晚上才在機場分開,而且給了她那么深刻的印象,她昨晚滿腦子都是肖遙,此刻一眼就認了出來。

    “他怎么在這兒難道他也住在這里”服務生離開后,尼基.湯普森將菜單打開豎起,遮住了自己的半張臉,從菜單上方看著門口的方向,在心里道,“或許只是來吃飯他說了要去賭場的,這間酒店就有賭場,也許他就是來賭場玩的”

    尼基.湯普森昨天叫的酒店接送服務,正好也是凱撒宮酒店。只不過她根本沒有想過肖遙恰好跟她入住同一家酒店的可能性,自然不會去找酒店接待詢問是否有一個叫yaoxiao或者youngsha的人入住,所以她也不知道肖遙是這間酒店的住客還是來這里賭場玩的普通游客。

    “不對,昨天他騙了我,我要找他算賬,為什么要躲著他”尼基.湯普森忽然感覺不對,將手里的菜單放了下來,站起來就想過去找肖遙。

    “等等”尼基.湯普森又坐了回去,“他不是一個人來的嗎怎么會有女伴”

    尼基.湯普森坐了回去,自然是看到了肖遙身邊的寶拉.路易斯。兩人一起進入餐廳,邊走邊交談,坐到同一張桌上,明顯就是同伴。雖然兩人看起來并不是特別親密,甚至連身體接觸都沒多少,但恰恰是這種不太親密的表現,反而讓尼基.湯普森感覺有問題。因為這樣的狀態代表兩人應該是剛認識不久,不太可能以前就是朋友。

    “才來一天就找到女伴了,馬特居然還說他對愛人非常忠誠哼男人”尼基.湯普森重新豎起菜單擋住了自己的半邊臉,然后另外一只手拿起手機,打開了錄像模式,將鏡頭對向不遠處的肖遙兩人。

    “女士”尼基.湯普森忽然聽到身旁一個聲音道。

    尼基.湯普森扭頭一看,發現旁邊站著一位端著托盤的服務生,正一臉狐疑的看著她。

    “那個男人是我朋友的男朋友,我懷疑他欺騙了我朋友”尼基.湯普森知道服務生是發現了她在用手機偷偷拍攝肖遙那桌的情況,小聲解釋道,“請不要驚動他們,謝謝”

    服務生往肖遙那邊看了看,點了點頭,將托盤里裝著食物的盤子擺在了尼基.湯普森的面前。

    既然是別人請客,肖遙也沒有客氣,點的食物不少。不過肖遙也沒想存心宰人,點的食物雖然不少,但也不是全沖貴的點。

    寶拉.路易斯贏了三萬二,計劃拿出兩千塊請客。肖遙點的雖然不少,但遠遠沒有達到兩千塊的心理預期,寶拉.路易斯也很高興。

手機上http://www.wlwks.icu就是手機版哦!可躲進被窩里看有護眼和省電省流量模式,屏幕自動翻頁,看書手不累喜歡請收藏加入書簽.~


探灵笔记手游官网